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佛藏经
Email

 

佛藏经卷下

 

嘱累品第十

 

  尔时,阿难白佛言:“世尊,当尔世时,诸比丘等,于善法中云何精进?”

  佛告阿难:“且置莫问!所以者何?佛无量智所说经典,尔时比丘尚不能信,况能勤行?阿难,如来于有为法中所有智慧,一切辟支佛、阿罗汉等不能解知。阿难,如来所知法,若为汝说,汝则迷闷,何况是人当能信之?如来于今说如是经,尔时痴人犹尚不信,何况能信所说罪报?阿难,法应当尔,自身是恶,谓余亦恶。如今第一懈怠比丘,尔时第一精进比丘所不能及,若所持戒、威仪、智慧不得相比。如来若说此人所行,一切过恶转身所受,是人不信更起重罪。汝等若闻亦得忧怖,不能量其所受罪恶。阿难,如来深法,受者难有!于意云何?好床茵褥,豚子乐不?”

  “不也,世尊。”

  “阿难,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此法深妙,智者所乐。是人不能信解通达,得出家已自称沙门,不能堪受如实教化,于此法中,不能修心,不得滋味,振手而去堕在恶道,犹如豚子舍好床褥。何以故?阿难,是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甚深清净,非难化者所能信解;难降伏者、无智慧者、难满者、难养者、破戒者、难与语者、住邪法者、行邪行者、贵财利者、以衣食为上者、破威仪者、破戒德者、堕顶者、弊恶者、懈怠者、小欲者、小精进者、无羞者、耐羞者、匆匆营事业者、沙门中旃陀罗、沙门中白衣、沙门中败坏、沙门中行邪道者、非沙门自言是沙门者、魔所吞者、与外道义合者、不如说行者、乐众闹者、乐散乱语者、具有魔事者、魔所衰恼者、烦恼炽盛者、我见者、人见者、众生见者、颠倒者,于我此法若能信解通达,无有是处。何以故?阿难,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清净快大,与此恶人不相称可。

  “阿难,譬如百千亿三千大千世界中间旷远,此弊恶人远沙门法,犹尚如是,况得顺忍?况得涅槃?阿难,如此事者说不可尽。当来沙门弊恶鄙贱,深怀悭贪,深怀嗔恚,深怀不信,三毒炽盛,心行粗犷,难可制御。阿难,譬如良田善熟以火自烧,甘膳美食而自著毒,舍宅所有以火自梵,为应尔不?”

  “不也,世尊。”

  “阿难,如是未来世痴人,因以我法得受供养,而不信解如来功德,又不能信如是等经,不能堪忍如实说过,自知疮疣而逆我语。如是痴人依佛自活,而逆是法。阿难,尔时阎浮提内,如是痴人充满其中。阿难,且置!何用求此愚痴恶人,徒生徒老所行恶事。”

  尔时,阿难白佛言:“世尊,当何名此经?云何奉持?”

  佛告阿难:“此经名为《佛藏》,亦名《发起精进》,亦名《降伏破戒》,亦名《选择诸法》,当奉持之。阿难,若人诵持是经,所得功德无量无边。所以者何?破戒比丘,尚不能信读诵教人,况于是中得欢喜心?何以故?阿难,譬如恶贼于王大臣,不敢自现盗他物者,不自言贼。如是,阿难,破戒比丘成就非沙门法,尚不自言是恶,况能向余人说自言罪人?阿难,如是经者,破戒比丘随得闻时,能自降伏则有惭愧,持戒比丘得自增长。”

  说是经时,无数诸天于诸法中得法眼净。恶魔及诸眷属皆大忧恼,如堕十六种大坑,大啼哭言:“瞿昙沙门知我觉我,我常长夜。愿佛灭后,破持戒者,助破戒者,欲令诸恶比丘不知佛法,但知读诵。我欲于佛法中破安隐心,语言此非佛法,无有义趣。瞿昙于今在诸天人大众之中,守护是法,遮我所愿。”魔说此已,怀忧愁恼,忽然不现。

  尔时,世尊欲明了此事,而说偈言:

我所说诸法, 随顺第一义,
有为不坚牢, 如梦之所见。
我今说此法, 呵责未来事,
随顺第一义, 防制诸恶人。
尔时恶世中, 比丘心娆动,
诤讼生是非, 不能得涅槃。
沙门及白衣, 所说无有异,
尔时我此法, 与俗法无别,
为诸在家说: 汝知我希有,
我得于佛法, 初道第一果。
更有比丘言: 我说不异是,
此人与我同, 我真见法者。
见法不见者, 为致白衣故,
各于自法中, 而生其议论。
有言一切有, 有言一切空,
不住于正道, 性恶毁我法。
汝勿近是人, 可来亲附我,
为汝说真法, 如我疾得道。
如是诸音声, 流布于远近,
同心相党助, 破我所教法。
譬如诸恶贼, 同恶共为侣,
反逆破国土, 城邑及聚落。
尔时诸比丘, 难可得开化,
钝根深贪著, 少智依我人,
不解于如来, 随宜所说法,
说有漏增上, 自言是得道。
在于大会中, 多有诸比丘,
皆言有智慧, 求智无一人。
若是大会中, 或有一比丘,
如实有智慧, 皆呵言无智。
诸天神等见, 法王道散坏,
咸皆怀忧恼, 相对而啼泣。
中有诸树神, 从树而堕地,
咸言释师子, 妙法今悉坏!
佛宝法僧宝, 在世犹未久,
如何于今日, 悉皆当散坏!
我等不复闻, 如来所说法,
痴冥无所知, 上道今将灭!
尔时诸地神, 皆出大音声:
如来大法炬, 于今当灭尽!
诸天诸神等, 后莫有所悔,
而言不见闻, 佛道今已灭!
如来无量劫, 自利亦利人,
忍受诸苦恼, 发愿得成佛。
释师子大圣, 度诸众生者,
清净微妙法, 今将欲灭尽!
痴恶诸贼等, 于今当得力,
无有慈愍心, 互相谤毁恼。
魔使及魔民, 钝根难开化,
谄曲懈怠心, 嗔恚坏佛法。
但于空林中, 坐禅满三月,
自言是罗汉, 无禅况得道?
不得言得道, 死言入涅槃,
众人信起塔, 而自入地狱。
如是痴空者, 互共相轻恚,
我于无量劫, 所得今尽坏!
尔时虚空神, 共见释师子,
妙法毁坏败, 发声皆啼泣。
四天王闻此, 皆共怀忧恼,
时与诸天神, 佥皆共来下。
阿罗迦槃城, 夜叉神众来,
佥皆大啼哭, 出可畏音声。
有诸七宝城, 严饰极微妙,
失色皆如土, 诸天不乐住。
悲号大啼哭, 处处皆来集,
各共怀忧恼, 相见不能言。
宛转卧在地, 发如是音声:
共行阎浮提, 见是大怖畏,
佛子共斗诤, 破法而分散!
皆从天上来, 共诣我生处。
天神诸宝城, 七日无光色,
各共坐啼泣, 满七日不起:
如何大精进, 勇猛世间尊,
我等见住此, 今当不复见?
咸共诣祇洹, 相对而啼泣:
佛此说四谛, 我等此中闻!
世间将盲冥, 互相轻恚慢,
但起诸恶业, 还堕于恶道。
诸天妙宫殿, 可惜今将空,
我等诸天神, 无复救度者!
尔时阎浮提, 毁坏无威色,
经行处树下, 山窟无善人。
一切诸世间, 悉皆大娆动,
诸天及大神, 音声可怖畏。
尔时忉利天, 举手大悲哭,
各于宫殿中, 发声而号哭。
诸天宫殿中, 皆称说我言,
永离大圣王, 为我说法者。
忉利天六月, 不食修陀食,
不听伎乐音, 忧愁如丧子。
诸阿修罗众, 闻有如此事,
皆共相命集, 欲攻忉利天。
时诸阎浮王, 皆共相征罚,
诸天阿修罗, 亦皆共战斗。
尔时诸比丘, 及诸比丘尼,
多堕恶道中, 少有得免者。
破戒诸白衣, 随顺恶比丘,
以是因缘故, 皆趣于恶道。
诸恶优婆夷, 随顺恶师故,
亦复入恶道, 世间皆娆动。
有入城聚落, 有至山林中,
东西怀忧恼, 以损其寿命。
尔时多恶贼, 多有诸崄道,
种五谷不生, 若生虫所食。
尔时世人民, 饥馑多饿死,
死堕饿鬼中, 久受诸苦恼。
时人施佛物, 塔及四方僧,
辄皆共分食, 我后僧如是。
阿难汝等当, 勉力勤精进,
莫见后末世, 如是众恶事。
一切诸凡夫, 愚痴无有智,
起诸凡夫业, 疾堕恶道中。
汝等勤读诵, 是名智慧因,
若为智慧故, 疾得至胜处。
我学世正见, 汝亦如我学,
断世障碍事, 疾得至胜处。
勤行八圣道, 当疾得涅槃,
思量求自利, 我所说如是。
是劫过去后, 六十劫无佛,
尚无佛音声, 况有得道者?
时世诸人民, 饥饿所逼切,
无有孝慈心, 食母食儿肉。
时诸家生子, 常护恐他食,
谁闻是恶事, 复起生死业?
诸苦痴为本, 五阴贪为本,
若不乐五欲, 当断诸贪著!
受福果报时, 深生贪著心,
贪著因缘故, 起恶堕恶道。
无漏法空寂, 世间无牢坚,
若知如是者, 汝等应疾行。
无心生心想, 而自大惊畏,
我为作不作, 是事为云何?
如是诸凡夫, 思惟而筹量,
我当云何作? 如是常啼泣。
无阴生阴想, 无我生我想,
闻自相空法, 如是亦迷闷。
不知佛如实, 所说诸阴义,
闻则以为定, 畏处无畏想。
我说去来今, 诸阴皆空寂,
三世悉平等, 犹若如虚空。
所有过去佛, 亦说自相空;
未来世诸佛, 亦说自相空;
我今出于世, 亦说一切法,
自性自相空, 三世无有异。
当来人不知, 佛所说实义,
贪著我众生, 常堕于恶道。
当来世如是, 大恶甚可畏,
汝等勤精进, 莫见是恶世!

  佛说此经已,长老舍利弗及诸比丘,一切世间天人大众,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受佛语。

 

《佛藏经》PDF电子书:在此下载

返回目录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