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冈波巴大师全集·珍珠之鬘
Email

 

冈波巴大师全集·珍珠之鬘

《珍珠之鬘》第三辑

法会大开示

 

第十二则 大印行者的风采

 

  敬礼大宝上师!

  至尊冈波巴大师曾经这样教诲说:

  那些已然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呀,他们必然会具备以下几个方面的特质:

  ◆ “见”——远离了“二欲求”;

  ◆ “修”——远离了“三次第”;

  ◆ “行”——远离了“先后”的二元对立;

  ◆ “果”——远离了“冀忧”的二元对立。

  接着,冈波巴大师又教诲说:

  1.在所谓的“见——远离了二欲求”中,“二欲求”是指:

  对于“作为修行基础的诸法实相”,在有所证悟之后,假如感觉到“所证的见解”,类似于“自、他两方面”的宗见,那就会高兴起来;反之,假如感觉“所证的见解”,有悖于“自他宗见”,那就会担心起来——类似这样的情况,就是“宗见的欲求”。

  通过实修自己现今所承许的宗见,就想凭靠所作的一点儿修持,而获得这样那样的成果——类似这样的情况,就是“果位的欲求”。

  作为已然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在见解方面,他必须是一位业已远离了以上两种欲求的修行人。

  2.所谓“修——远离了三次第”,是指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他必须是这样的一位修行人:在实修的时候,他已然远离了常规的渐修次第,没有所谓“在加行阶段‘应该这样这样修’,在正行阶段‘应该这样这样修’,在结行阶段‘应该这样这样修’”的想法,而应不动不摇地恒常安处于法性的状态,只在“水流相续瑜伽”(的一味心境)中修为。

  3.所谓“行——远离了‘先后’的二元对立”,是指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在做事的时候,他必已远离了“先作这事,后作那事”的想法——总而言之,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他必须是一位远离了谨小慎微、瞻前顾后的挥洒自如的修行人。

  另外,或者又可以说,其“行——远离了‘破立’的二元对立”。这是指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他必然既已远离了“破除烦恼”的愿望,同时也必已远离了“建立烦恼的对治工具——本觉”的愿望,总而言之,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他必须是一位已然远离了“或破或立的二元对立”的修行人。

  4.所谓“果——远离了‘冀忧’的二元对立”,是指业已证悟了“大印”的瑜伽士,他也必然既已远离了“希望获得涅槃”的希冀,同时也必已远离了“担心流浪轮回”的担忧——总而言之,对于已然证悟了“大乐”、已然证悟了“轮回与涅槃不二”的瑜伽士来说,他必须是一位“上不求佛果、下不怖轮回”的修行人。

  对于“拥有证悟”的瑜伽士来说,他是必须具备以上这些内容的,你们大家都对照自己的实际情况,而这样好好反思一番吧!

  ——冈波巴大师全集《珍珠之鬘第三辑·法会大开示》第十二则竟

返回目录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