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松岭宝藏
Email

 

松岭宝藏

 

第三章 二十一至要教言

 

  圣号为莲花生的乌迪亚那大师,是阿弥陀佛的化身,神妙地诞生于海中岛屿的一株莲花中。他已阻断了出生与死亡,安住于超越灭度与迁转的身相中。他的语音能宣说九乘教法,其中包含了一切因乘与果乘的教法。他的心意具有遍知智(一切智智),能理解一切法的至要关键。

  卡千公主措嘉佛母向这位上师问道:「我无法了解外内教法、八万四千法门,以及上下乘的要点,因此请您赐予我至要的教言。」

  她不仅以身、语、意令上师欢喜,并随此次请法而献上黄金曼达,且在曼达上以绿松石为严饰,以象征七种珍贵的财物(七皇宝)。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显、有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虚空,是为总摄一切显现与存有的至要关键。四大都在不断的变异之中,是无常的,但虚空的本质从一开始就是空性与不变。地、水、火、风这四个大种,都是瞬间即逝的性质。当它们显现的时候,显现于虚空的广袤之中;当它们留驻的时候,留驻于虚空的广袤之中;当它们消融的时候,消融于那相同的广袤之中。由于虚空的本性是穿越三世【1】都不变的,因此一切显现与存有的事物,都可以凝萃入于虚空。

  【1】三种时间,应指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

  虽然以虚空为例,但其涵义为法性,法性有如虚空一般,自本初之始以来即是空的。而其征象是,在有如天空一般的空性心中,习气与烦恼正如云朵和薄雾。当习气与烦恼显现时,它们显现于空性的心中。留驻时,留驻于空性心的广袤中。消融时,消融于空性心那相同的广袤中。

  当你了悟它是如此的状态时,便不受业行与烦恼等习气的过患所染,即称作总摄一切显、有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八万四千法门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总摄八万四千法门的至要关键,是为法性的大自在。其他的法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法性的大自在,从一开始就是任运现起(任成)的,它离于刻意的努力,是无作意的状态,本自即有的自然现起,且一直是无造作(非构想)的广袤。

  当其他道乘的八万四千法门显现时,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广袤之中显现;留驻时,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广袤之中留驻;消融时,依然是在法性大自在的广袤之中消融。不论诸法如何变异,不论用哪些文字作为表达,不论博学者如何加以解释,法性大自在的本性都保持不变。

  因此,一切法的至要关键为,于法性的大自在中毫不奋力地平等安住,这就是八万四千法门的至要关键。」  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每一位有情众生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总摄每一位有情众生的至要关键,是为觉醒的心。每一个色身和每一个心的状态,都会变异,且为无常。具四种投生方式的有情众生,最初之所以出现,乃因未能了悟自心的缘故;接着,由于不了悟自心,故而留驻;由于不了悟自心,所以有情众生继续在娑婆世界中流转。

  他们只要认出这从未生起的心,这本初清静、本自即有的了知,他们便已在自身之中找到『觉者』。在众生了悟这个自心自性并平等安住的那一刻,且不为这个心做任何努力时,他们便已经在这广袤之中觉醒。

  由于觉醒的心在三世之中本来不变,因此一切有情众生都是觉醒的佛。而由于此佛——如来藏——乃遍存于每一位有情众生之中,了悟这觉醒状态,便是极其重要的。了悟它,即称作总摄一切有情众生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每一类智慧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本自即有的觉醒性,是为每一类智慧的至要关键。其他的智慧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本自即有的觉醒性,从本初之始就是自然现前的,它是法性的本性,无有限制的了知。这本自即有的觉性无有未能了知的,无有未能见到的,无有未能了悟的。由于这本自即有的觉性,其本质为觉醒且无可测度,它也是每一种法与智①的基础,它也是法与智的居处,因此称作总摄每一类智慧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①「法」(dharma)虽然有很多涵义,此处所指为真谛或教法。中译注:智为本来所具,慧为后来所得,前者的英文大部分是用wisdom,后者则有可能为intelligence或knowledge等。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每一类三摩地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一切三摩地的至要关键,是为真如三摩地。其他的三摩地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真如三摩地即是法性,你的真实体性。它是无误、如是的本来自性,无作意而真实的体性。因其单纯具此自性,真如三摩地的空性即包含其他各种的三摩地,无有例外,因为它们都含摄于这一个三摩地的状态中。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法,以及觉醒状态的每一层面,虽然可能是无可计量,但皆无例外,都含摄于本始空性的无费力状态中,法尔如是。因此,它称作总集一切三摩地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处所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不变的法界,是为一切处所的至要关键,所有其他的处所,都终将毁坏。对于未能了悟法性不变本性的有情众生,他们的居处、时间、寿命、境况、作为以及意念都会改变,而法性则不因任何境况或情绪而有所改变。法性与佛国净土的庄严处所或轮回众生的可怕居处不同,它不变的本性不受制于善或不善的概念。它因保任无为而无有变异,不经巧计或加以费力,那就是法界之处。了悟法性的自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处所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修道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总摄一切修道的至要关键,是为超越旅途的修道。所有其他的修道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觉醒心的修道超越旅途,其因是,觉醒的心在本质上就是你的真实自性,无误的基本虚空,明觉的无二本性。因此,当你知道如何走上修道的时候,既没有要行走的道路,也没有要经过的旅途,在你了悟这个超越来,去的自性之刹那,便没有可用乘具运载你通过有形道路的基础。并且由于它非经创造,便称为是无可摧毁,有如金刚的觉醒状态。了悟此一自性,就称作总集一切修道於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身(Kaya)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一切身的至要关键,是为不变的法身。所有其他的身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法身不受物质与特征等过患的染污。由于这个非显现的形相,在任何情况下皆无可摧毁。因此它不会改变。可用意念所指称的身,例如报身与化身,都会改变。由于不因任何状况而改变,『身』这个字被定义为无可摧毁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身於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语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总摄一切语的至要关键,是为具有非实有本性的语。其他的语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有情众生的语以声音显现,然后又灭止。一旦你了悟法性的非实有本性,你就会了解到,所有众生的语也都是无实质的。声音是听得见的空性,没有体性。它们从空的自性中无碍地出现,因为这本自即有的本性是非实有的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语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心的状态之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离于迷惑的平等性,是为总摄一切心的状态之至要关键。其他的心的状态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诸佛的心是无迷妄且无作意的,是没有束缚的平等性,已净除一切迷惑的过患,并已开展了知的觉醒②。有情众生的心未能自我了悟,而共乘所涉及的表面、幻化现象,则都是迷妄。觉醒的心是无谬误且无作意的,它离于勤奋及努力的束缚,总含了诸佛心意的一切状态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心的状态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②「净除」和「开展」是对藏语「佛陀」(桑——杰)一词两个字根的文字连用。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三昧耶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遍在(pervasiveness,遍及一切),是为总摄一切三昧耶的至要关键,因为它是无有时间和超越持守的。其他的三昧耶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觉醒的心离于过患与遮障,因此是清净且明澈的。觉醒的心离于要接受的良善对境,也离于要拒斥的有漏对境,它没有要持守的事物,也没有持守这个作为。处于这样的本性中而毫无动摇,不与这个了悟的状态分离,就称作超越持守三昧耶的遍在。可能违犯的共(一般)三昧耶有无数无量,因此要紧紧管好你自己,守住它们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三昧耶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善德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全然等持的状态,是为总摄一切善德的至要关键。其他的各种善德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说到觉醒心的善德,一切修行的善德都是从心萌生。若你的心是柔软的,你便能主宰你所愿求的一切,就像是满足一切需求和想望之源的满愿宝。相对的,扭曲错乱的学习所产生的微小善德,就不像是全然等持,且不会达到圆满。柔软心的获证与稳定,能赋予你圆满证悟功德的全然等持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称作总集一切善德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事业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无有奋力而任运成办,是为总摄一切事业的至要关键。所有一切其他的事业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你的自明之心,从一开始就是无造作地任运现前,因此由于早已达到其目标,所以它并非能靠勤奋和努力而达成的一个事业行为。所有修持因果教法的人都相信,透过勤奋和努力可以达到一种觉醒的状态,但这个至要的事业,这就有如这样的说法:『一切作为,乃藉安住而不奋力所达成;离于奋力,则法身即可证得。』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是总集一切事业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密咒各方面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究竟要义的密咒,是为总摄密咒各方面的至要关键。咒的所有其他方面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,了知这一点,即是密咒的要义。然而,即使此一了知的空性自性,就在每一位众生之中,却依然是个秘密,乃因难以让各个众生都了悟。这个究竟要义的密咒体性,从一开始就难以言诠且无法造作,因此依然是个秘密。

  它之所以为究竟要义的密咒,乃因这个经由究竟教言而能开显的要义,是获证佛果之因。想要藉由精勤且奋力的修持本尊和持诵咒语而证得佛果,是以有所渴求之心去捆绑佛陀。相信可由努力而获得对这个本性的了悟,就如一种说法:『成就(attaining)的本身,无法获得诸佛的境界,因为行者受到试图成就的作为所束缚。』因此,当你了解它是在你之中任运现起时,佛的觉醒状态便非为要去成就的对境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是总集一切成就为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祈愿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无有希望且无有恐惧,是为总摄一切祈愿的至要关键。所有其他的祈愿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换言之,遵循且修持共通见解之乘,即是持有希望与恐惧的二元见地。密咒金刚乘的祈愿,超越了希望与恐惧的二元性,有如鸟儿飞翔的路径③,就有如这样的说法:『圆满道,不经五道而入;佛陀道,不经愿求而渡。』在你仅只是认出觉醒心的无谬误状态之刹那,即是认出任运现前的法性之刹那,你就既不希求证得佛果,也不恐惧落入轮回。如此一来,愿望即已从根本上净除,修道即已于根本上超越行渡。了解并悟得这个本性,即是总集一切祈愿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③鸟儿飞翔的途径,是鸟儿在飞翔时所留下的踪迹:什么也看不见。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一切禅修学处(修)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④

  ④藏语「工」(gom)一般翻译为「禅修」,蕴含的意义为培养、逐渐习惯、熟悉、与修学训练(学处)。这里的「禅修学处」用来涵盖两种涵义。

  上师回答:「无作意的无修续流,是为总摄一切禅修学处的至要关键。所有其他的学处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

  在无念的状态中,无修而修。
  任由修学处于自然朴实之中。
  没有修学的原因。
  也没有禅修的人。
  真实修学的至要关键,
  是了悟这全然的无有。

  共通乘门的有所作禅修,其所教导的已受到费力与获得这两个概念所束缚,因此无法带来自由解脱。因此,了解这自然现前的无修,即称作总集一切禅修学处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各种行止(行)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  

  上师回答:「无行止,是为总摄各种行止的至要关键⑤。其他种类的行止皆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在行止的同时离于努力,则可成办一切所做。追随念头与习气,就是落入因果法则之中,此为有情众生的共乘。

  ⑤藏文「却巴」(ch?pa)可译作「修行」(练习)、「作为」、「行为」或「做」,以及「享用」、「取用」或「涉入」。

  那么,无行止所指为何?即是不涉及希望与恐惧二元的行止,不论从事什么法,任随而处于无奋力的平等舍中,离于刻意与执著的希求。任随而处于不费力的平等舍自性中,不论所知与所想为何,都是一切诸佛的行止。了解并悟得这一点,即称作总集一切种类的行止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佛母向上师问道:「总摄各类成果(果)的至要关键是什么?」

  上师回答:「真实及圆满的佛果,是为总摄各类成果的至要关键。所有其他的成果都会变异,且不持久。真实及圆满的佛果离于常边与断边,超越各类实体的对境,不变且无生无灭,超越各种维度,就如以下陈述:

  法身,本自为圆满清净,
  个人觉受,无二的基本自性。
  此一了知,宁静如法性状态,
  殊胜之果,超越了一切成就,
  源之于你,且于你内在获证。

  反之,此处并不教导共乘中所说的:由信心而获得解脱,佛果可在他处得证。了解并悟得这个自性,即称作总集各类果于单一的至要关键。」

  措嘉我,为利益后世,将此精聚一切诸佛密意的二十一至要教言封藏起来⑥。若那具业缘的堪为法器者,在领受之后随即广为弘扬,将有损于此人的修证。因此,要隐藏此为伏藏宝藏一事,而只逐渐传扬之。「二十一至要教言」如是圆满。

  ⑥本章标题虽为「二十一至要教言」,但看来可惜的是,不同的原文出处,都只包含了对十八个问题的答复。其余的三个问题,若不是包含在这其他的问题之中,就是在数百年间的手抄复写中佚失了。

  宝藏封印。

  隐藏封印。

  讬付封印。

 

返回目录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