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松岭宝藏
Email

 

松岭宝藏

 

第十五章 莲花水晶窟宝藏

 

  吉祥狮子(师利星哈)的直接教言

  我,乌迪亚那的莲花上师,

  于八岁之时信心觉醒。

  我来到上师吉祥狮子面前,献上供养并请求赐予法教。

  我的上师说:「于三藏之中,修习你的心。」因此,我在金刚座的东方研读经藏,在金刚座的南方研读律藏,在金刚座的西方研读论藏《阿毗达磨》,在金刚座的北方研读《波罗蜜多》。之后,我来到吉祥狮子的面前,献上供养,并研读完整的三藏。

  我请求上师纳受我。上师答道:「儿啊,你必须先在密咒乘的教法中修习自心。」

  因此,我在乌迪亚那国修习三部瑜伽,在萨诃国修习玛哈瑜伽续部与大圆满心部,在尼连禅国修习普巴,在星哈国修习莲花大自在天,在乏苏答拉国修习事部,在尼泊尔修习大威德,在美汝孜国修习玛摩,在金刚座修习八大赫鲁迦成就法,在朗国夏修习包含父续和母续四部的密集金刚。

  在我了悟一切现象只是如梦如幻、不真实而虚假之后,我来到上师的面前,上师正在对五千五百位群众说法,其中有不少是国王。当我抵达的时候,上师吉祥狮子问我:「新来的,你要什么?」

  我回答:「我已经广学密咒教法,现在我想要在您门下领受法教。」

  上师吉祥狮子说:「你博学多闻,先是研读了三藏,然后又修习了密咒乘。现在让这聚会解散吧。」

  然后,他接着说:「你了解一切现象都是虚假的,但这没有任何帮助。万事万物如梦如幻、不实而虚假,这个理解必须融入你的相续之中。若是没有铭记在心,它就变成只是陈腔滥调,如此无法获得佛果。」

  我说:「若是如此,请赐予我将它铭记在心的法门。」

  上师答道:「先献上曼达!」

  我做了一份量的黄金沙曼达并供养给上师。

  上师吉祥狮子说:「现在,留在我前面,双腿盘坐,手持定印,背脊挺直,这是身的要点。

  将双眼朝向宽广的天空直直看去。这是脉的要点。

  收紧下气并压制上气,这是风(气)的要点。

  观想你肚脐中央的幻化轮中有一个红色明点,明点中有『欸』(E)字。观想头顶中央的大乐轮中有一个白色明点,明点中有『邦』(BAM)字。这是明点的要点。

  将心专注在『邦』字上。从『欸』燃烧的烈火融化了『邦』,其后,红明点和白明点在心间中央的法轮处相融。这是心的要点。

  让白明点和红明点变得愈来愈小,最后心中毫无一物。这是圆满正觉的要点。」

  我如此修持而生起一些觉受,例如感觉没有身体,感觉没有呼吸的进出,感觉可以穿透显现的事物而无阻碍地移动,以及感觉我是不死的。当这些觉受生起时,我感到自豪并将此禀告上师。

  上师说:「受到上师的加持而感到自豪,且认为这样就已足够,这是极度愚蠢的行为。现在,到寂静的地方去,不要有任何意念的造作。」

  我到一个寂静处住下,在一年之间尽力不造作任何意念。有一些觉受生起了,例如「空即是显!显即是空!显、空不可分!诸佛与有情众生无二!即使我造恶,也不会有恶果!即使我做十善,也不会有利益!」的感受。

  我对这些觉受感到满意,并将此禀告上师。上师说:「自满于禅修觉受,是件愚蠢的事。

  如果你认为显相与空性是不可分的,那么你应该对显相感到无有执著,你是这样的吗?

  如果你认为诸佛与有情众生无别,你对有情众生的崇敬与侍奉,应该等同你对诸佛的崇敬与侍奉,你是这么做的吗?

  如果你认为『即使我做十不善业,也不会有业果成熟』那么你应该可以接受他人对你做十不善业——就算这可能令你丧命。你做得到吗?

  如果你认为『即使我做十善也没有利益』,那么当别人修十善而利益你时,你不应有任何喜悦的感受——即使你被人救了一命。你是这样的吗?

  现在再到寂静处去,让你的身体保持有如死尸,语音保持有如瘖哑之人,自心保持有如天空。」

  我随后前往寂静处如此修持,由此生起八种觉受:

  ● 不论我的双眼张开或闭起,都会生起全然清澈、了无内外的明性觉受,显现为无别的觉性与空性。
  ● 空性的觉受,全然开放且空,内外了无攀执,心不停留在任何事物上。
  ● 大乐的觉受,有如融化的奶油,变得完全自由自在且兴高采烈,没有拥有身躯或心识的想法。
  ● 对于各种感官感知了无攀执的状态,但仍受心不在焉的污染。
  ● 觉性的状态,有如阳光在天空中照耀。
  ● 身体有如薄雾的觉受,没有色身行为的对象和实质。
  ● 感觉认识到既无自己亦无他人。
  ● 感觉一切有情众生对于心性意涵的觉知程度必然与我等同。

  我对这些觉受感到欢喜,并将此禀告上师。上师说:「大圆满中有三种情况:任运现前、不可思议,以及大乐。这三者之中,你的觉受是任运现前,在保持觉受的清新之后,不可思议以及大乐将会显现。

  轮回令人着迷,而心是容易受骗上当的!不要贪执于禅修的觉受,而是要开展你的心。」

  「应该如何开展自心呢?」我问道。

  上师吉祥狮子答道:「诸佛与有情众生毫无差别,唯一的差别在于心量。所谓的心、意识或觉性,都是同一个体性。有情众生的心是有限度的,诸佛的心则是周遍一切。因此要开展有如天空、没有东西南北限度的心量。」

  我随后前往寂静处修持,开展了有如虚空的心量,由此生起以下信念:

  ● 「这个没有任何念头的投射或消融、完全保持所被安置的状态的心,是完全专一的觉性与空性。这正是所称的专一。」
  ● 「这个心对具体的事物没有丝毫攀执——完全开放,心不逗留在任何事物上。这正是所谓的离戏。」
  ● 感觉到「还能有什么别的呢?不论我用什么方法去看都一样!没有任何应舍弃或成就的事情!这正是所谓的一味。」
  ● 感觉到「还有什么要寻找的呢?不论禅修或不禅修,都是这个!没有什么要修持的!没有要透过禅修去修为的!这正是所谓的无修。」

  随后,我经验了强力的了悟觉受:

  ● 再也没有超越这个的了!
  ● 两种色身是源于法身,所以这些种种色、声的显现就有如火焰和火光!
  ● 气息的吸吐,没有前驱的脉动!
  ● 就算什么都不造作,仍然会有形形色色的表显出现!
  ● 这有如虚空的本质般不变!
  ● 即使是一丝丝二元分别的心都不会生起!
  ● 这正是它!

  我经历了鲜明、全然清净、完全开放、遍满一切的觉受——彻底包容一切、完全自由,且遍满一切。明性的觉受,感觉有如在空中升起的太阳;空性的觉受,感觉有如虚空;大乐的觉受,感觉有如海洋。我经历了感觉有如海上浪涛或空中云朵的各种不同觉受。

  当这些觉受发生的时候,我将此禀告上师吉祥狮子。上师说道:「事物本来的状态是没有要去体验的对象,那么你在体验什么呢?那个觉受是什么?你在得意什么?我自己什么觉受也没有,你的成就已经超出了这个吗?

  你的觉受是与三世时诸佛都不同的成就。固著于拥有觉受,应该被认清是受到魔的引诱。

  你所有的觉受都是有意为之的,是造作的结果。它们仍然会来来去去,它们无法赋予你面对困难的能力,它们只是一条概念不错的毯子,你尚未打开概念思考的结,这就像是体内有潜伏的疾病一样,你现在或可能处于大乐之中,但这对你没有帮助。因为你没有深入核心,迷惑的僵尸仍然四处晃荡①。

  ①由仁增·果登所取出的伏藏合集《大圆满自生自显》(Dzogchen Rangjung Rangshar)中,本文有另一个版本。该版本略有差异:「你尚未夺取稳定的王位,因此迷妄的余烬仍将会突发为大火。」

  如果你将禅修的觉受视为至高无上,你只会沉浸于概念之中,而无法信解见地。如果你让自己着迷于片段的三摩地——认为没有比这更高等的了——并且认为这是三摩地的圆满,你将无法斩断概念思考的活动。你将无法耗尽层层的禅修觉受,也无法清净无明的尘垢。

  每一个禅修觉受,都会让你短暂的陶醉其中。将它们当成唯一的真谛,你就是已经受到蒙蔽。由于遮蔽了完全离于贪执与变迁的实相,发生的贪执与变迁已将你这些大乐之果完全转变为误入歧途。

  如果你攀缘于明性并将它视为最高境界,你将达到色界的最高境界。如果你攀缘于无念的空性觉受并将它视为最高境界,你将达到无色界的最高境界。如果你攀缘于大乐并将它视为最高的境界,你达到的不过是欲界的最高境界。但是这些都无法使你证得无上正等正觉,大手印的最高悉地(梵:sidhi,成就。)」

  我问道:「如果是这样,我应该如何修持?」

  上师答道:「收摄你本初的心,然后回来见我!」

  我问道:「我应该努力做什么?」

  上师答道:「你要完全投入于任运无作之中!」

  我问道:「如何无所作而修持三摩地?」

  上师答道:「圣子,勿认为短暂的觉受是最高境界,切勿对它们产生攀缘。不要注视对境,不要注视心。不要涉入许多事物,不要生起欲望。不要心怀需求,不要抱持绝望。让心完全保持它原本的样貌。让心安住于有如虚空的中心。」

  我随后前往寂静处,完全依照上师的指示修持。过去的觉受变成只是层层的概念且完全消逝了。我了悟到,本然的自心完全没有任何过失或善德的遮蔽——完全离于了任何禅修对境的基础或者任何造成困惑的事物。我了悟到,如果修持这本然的心,什么也不会产生,而如果不修持,便不会有迷惑。我了悟到,这是没有任何过失的本然心——赤裸而鲜活的觉性。我了悟到这全然的开放、全然的清新、轮回与涅槃的一切现象都是一味。我将这禀告上师。

  上师说:「初始的自性,非和合的法身,正是这清净与赤裸的本然心,没有任何要修的事物或产生迷惑的事物。现在,不要被更进一步的渴求遮蔽了你自己!将那老渴求者带到无欲的境界!

  保持在所谓『从未修持且从未分离、从未与超越修持的自性分开』的状态,你将证得不共与共的悉地。现在,还有什么困扰着你?」②

  ②另一个版本的内容是:「从此以后,我俩不会再相遇!」我说:「我仍想再见到您,并求您传法。」「你会因见到我而欢喜、见不到我就不开心吗?」「如果可以再与您相会,我将会欣喜若狂。」

  我答道:「我的三昧耶没有过失或后悔,因此没有困扰我的事。」

  上师问:「你不高兴吗?」

  我答道:「我只是有一点点不高兴。」

  「如果你不高兴,那你就有希望;如果你高兴,那你就有恐惧。如果你有希望和恐惧,你就有二元的攀执,那将障碍无二的大乐智慧,无染污之果。不要把这个想成是过失或善德,坚持非二元对立的修持。从现在起,只要继续下去,不用再回来看我!」

  之后,我在乌迪亚那城修持,心中没有半点求取法教的想法、供养觉受的想法、善与不善的想法、或者善良或邪恶的想法。我只是去到我去的地方,坐着我坐着的样子。我变成就像具尸体。③

  ③《大圆满自生自显》(Dzogchen Rangjung Rangshar)中的版本是:「不论生起什么感知,我都不再形成任何的论断,就有如被丢弃在尸陀林的尸体一般。」

  后来上师来了,他说:「你不向我顶礼吗?你不向我呈上你的证量吗?」

  我答道:「这不是『不』顶礼,而且我连一根发尖的了悟都没得供养您,现在就有如鸟儿飞过天际的痕迹一般。」

  上师说:「这样的了悟不要改变,不要舍弃!不要和这了悟分开,想去哪里就去。行止不要违背三藏,禅修不要违背密咒乘,见地不要违背大圆满。如满愿宝一般,实现有情众生的愿望。收留无数值得教化的弟子。虽然你没有欲望,但要随时供养上师众、本尊众与空行母众。你将成为八部天魔所承侍的对象。」说完后,他就离开了。

  从此之后,我将一切如梦如幻,以及心乃超越生死的事实铭记在心。我在净观中看见八大赫鲁迦成就法中的本尊众,八部天魔成为我的仆役,我游走印度许多地区而利益众生。

  稍后,当(赤松德真王)建立桑耶的时候,八部天魔造成障碍。我告诉他们:「不好制造障碍,因为王意有如黄金一般殊胜!」

  天众和魔众反击道:「大师,您为何不自己来到这里!」

  所以我亲自到了雪域,在途中我遇到了信使。④

  ④赤松德真王派遣前往迎请莲花生大士入藏的信使们。

  我,乌迪亚那的贝玛(莲花),
  追随上师吉祥狮子。
  这,他最后的教言,
  使贝玛我,解脱了。

  非由三藏和密咒解脱,
  而由此秘密教言解脱。
  愿一切堪为法器者也藉此解脱。
  愿此最后的直接教言——
  上师吉祥狮子的教言,
  与过去有修而堪为法器者相遇!

  此封藏于莲花水晶窟。
  我将它讬付给你,香波,⑤
  以免不堪受法者前来。
  这世上再没有其他像这样的教言了。

  ⑤达拉·香波(Dakla Shampo)是西藏的一种本地精灵,他发誓守护莲花生大士的伏藏教法。

  三昧耶。

  封印,封印,封印。

  讬付封印。

  秘密封印。

  噫啼(ITHI)。

 

返回目录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